569 (12号更新)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文苑舒兰 书名:皇族贵妻
    惠太妃没打算掩饰也没有必要掩饰,甚至她越在乎,长生大长公主便越会高兴,人人都说她将二皇子养在身边是为了挟制皇帝,可她知道,除了这个目的之外,卢氏才是她更大的目标,或者是唯一的目标!

    当年她离开京城之前跟钱太后见过面,即便没能打听的出来她们之间到底说了什么,但必定是达成了某种交易!

    长生大长公主是认了秦慎这个储君的!

    这也是先帝为何在最后的时刻将她召回京的原因!

    先帝最信任的人,如何会是那般野心勃勃另有所图的人?即便有所图,图的也是如何辅助新帝,如何稳固他们秦氏皇族的江山!

    这些日子她失去了所有,可却也让她看清楚了一些事情!尤其是看清了这位长生大长公主!

    惠太妃没有跟长生打招呼,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长生身后站着的奶嬷嬷怀中的襁褓,二皇子由奶嬷嬷抱着,被襁褓包裹着,只能看到待在孩子头上的虎头帽,看不到脸。

    二皇子已经满了百日了,可不管是洗三还是满月,甚至如今百日都没有过过,若是先帝还在的话,这三个日子都是会极为隆重而热闹的,即便储君已立,可这毕竟是先帝的第二个皇子,即便先帝不乐意,朝臣们也都不会任由二皇子出生的无声无息!

    可惜的是,这个孩子还没出生便没了父亲,便是放在寻常人家,重孝在身他人生开始的这三个重要的日子也只能作罢,更不要说在皇家,更不要说他的父亲是当今皇帝!国丧了,再重大的日子也没有庆贺的资格!

    她的儿子啊

    被她亲手送出去,甚至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不知道他是不是还能活下去!

    她不是怪筠儿,而是既然她得了皇帝这个善缘,得了太皇贵太妃这个善缘,便不如让她远离这些是非!

    所有人都认为她是在迁怒女儿,可她只想她往后的人生不必牵涉进她的这些是非责任当中来!她不求她将来如何尊贵,只希望她这一生不会如她一般!

    她从未后悔过这一切,但是,却也不希望女儿将来也如她一般!

    她是卢氏的子孙,没有选择也愿意牺牲,但是筠儿不是,她的女儿不该承受着一些!她不过是一个女子,便是她的孩子要承担,也该是眼前的这个孩子!

    她已经对不起一个孩子,不能连同女儿也一并毁了!

    “我的孩子”

    眼泪从红彤彤的眼眶中落了下来,惠太妃呢喃了出声,究竟多少分真情多少分做戏,也便只有她自己知道,不过眼下所表露出来的,便是再铁石心肠的人见了也都会心生怜悯的。

    长生温和地道:“将二皇子抱给惠太妃看看。”

    “是。”奶嬷嬷领命,随后便抱着二皇子往前走到了床边,轻轻地蹲下身子,将怀中的孩子展示给了惠太妃看,没错,是展示,并没有将孩子交给她的意思,她接到的命令只是让她将二皇子报给惠太妃娘娘看看,没说要交给她,宫里面所有人都很清楚长生大长公主不乐意让惠太妃接触孩子的!“娘娘你瞧,二皇子长得可好了。”

    惠太妃泪流满面,轻轻地抬起了颤着的双手,伸向了孩子。

    奶嬷嬷却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一步,借着说话的机会掩盖住了这一举动,“现在二皇子一天要吃”恭敬而微笑地将二皇子如今的日常饮食细细说来,却始终避免惠太妃碰到二皇子,不仅是因为大长公主,也是因为怕过了病气给二皇子,谁不知道现在惠太妃病着?

    惠太妃神色渐渐地流露出了隐忍,似乎是看出了奶嬷嬷的心思,也明白了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既贪婪地看着也克制着夺回孩子的**,过了半晌,便开口打断了奶嬷嬷的话,“有你们照看二皇子我很放心,先将二皇子抱下去吧,我病着,不要过了病气给他了。”

    奶嬷嬷自然是先问旁边真正主子的意思。

    “去吧。”长生颔首,而便在方才奶嬷嬷说话的时候,宫人已经搬来了椅子让她坐下了,甚至连茶水糕点都备好了,“小心伺候着。”

    “是。”奶嬷嬷这才抱着孩子退了下去。

    惠太妃的目光一直追随她的身影,直到她已经完全走出去见不到人影了,还是舍不得收回来,似乎不在意将旁边可以主宰她生死的人晾着。

    “看来惠太妃还是疼二皇子的。”长生搁下了茶盏,“本宫便说那些嚼舌根的宫人该死,说什么惠太妃厌恶二皇子,哪有母亲厌恶自己的亲生儿子的?”

    惠太妃收回了事先,也收起了激动,平静冷静地看向她,“大长公主若是有话不妨直说吧,您如今摄政天下事,不该在我这里浪费过多的时间。”

    “先帝喜欢你吧。”长生笑了笑,不在意继续浪费一点时间,“你这性子倒是对他的喜好胃口。”

    惠太妃一愣。

    “钱太后事事都好,更是真心为他,甚至愿意为了他不惜背弃钱家。”长生继续道,“不过可惜,钱太后是肥沃花园中精心养出来的牡丹花,骨子里的骄傲与高贵怕是没法子让他与之共鸣,说起来也可笑,堂堂大周皇帝骨子里却是自卑可怜的,喜欢的,自然不会是那开的自信华贵的牡丹花了,倒是经历风吹雨打的邹菊可能会让他生出一丝同命相连的亲近来。”

    惠太妃惊愕。

    “不过人都死了,说了这些也没有意义了。”长生继续道,“既然惠太妃不愿意与本宫拉家常,那本宫也不强人所难了,今日来您这里,除了您病了,二皇子便是年幼不懂事,可若不来瞧瞧的话,怎么也说不过去,本宫也腻烦了那些御史没完没了的絮絮叨叨,再来便是让你瞧瞧,当日你送走的孩子命大着呢,不但活着,还活的白白胖胖的,不过我秦氏子孙的命自然是够大。”

    惠太妃面色一白。

    “这最后呢,便是想请惠太妃帮个忙。”长生只当没瞧见,继续自己的话,“当日太子中毒一事,本宫是没做过,也知道跟卢氏没有关系,可到底是大公主下的手,若是本宫什么也不做的话,怕是难以服众,当然了,也是本宫不乐意跟那些朝臣胡搅蛮缠下去,便只好让卢氏先委屈委屈了,不过本宫这人做事一向很公平,既然委屈了卢氏,如今腾出手来了,自然便要报答了。”

    “不知大长公主想要我传什么话?”

    “你不是应该自称哀家吗?”长生突然间问道。

    惠太妃笑了,苍凉凄然,“太后娘娘怕是不喜欢我这般自称。”

    “原来如此。”长生颔首,似乎接受了她这个说辞,“也不是什么好称呼,年纪轻轻的哀什么家?”

    “大长公主想要我传什么话?”

    长生端起茶水抿了一口,“好事好事,太妃娘娘不要紧张。”搁下了茶盏,笑着继续道:“本宫打算在京城为卢氏一族修建宗庙,并且将皇陵以北的那座山赐给卢氏一族,作为卢氏祖坟所在,这样子卢氏一族便是真真正正地在京城落地生根了,待枝繁叶茂了,自然便能更好地抵御风雨了。”

    惠太妃原本便苍白的脸色在听了她这话之后,瞬间白的更见了鬼似得!

    “您说是不是?”长生继续笑道。

    惠太妃咬紧牙关,可却仍制止不了身子的颤抖,因为惧怕,更因为愤怒!先帝扶植卢氏的目的大家都清楚,卢氏更是明白,可卢氏所得到的回报也是巨大的,也没什么好委屈的,即便先帝也有压制防备,但所有的手段都是温和的,便是皇家最终的结果也还是铲除士族,但如此手段,卢氏也不是不能接受,至于将来,谁胜谁负还不知道了!卢氏嫡系长房移居京城,是为了让家族更好地走入朝堂也是为了让皇帝放心,但这样做的根本原因还是卢氏的根还在青州,便是他们京城的卢家出事了,甚至整个长房嫡系都湮灭了,青州的根还能支撑这卢氏这一棵大树!可是现在现在她却要让他们把根也给挖了,然后整个大树移到京城!

    这分明是要断了卢氏在南方的根!

    宗庙、祖坟一旦离开了青州,卢氏一族便是把自己的根给挖了出来了!

    “大长公主,南方没了卢氏,何人来牵制王氏一族?!”

    长生笑道:“这一点娘娘便不需要操心了,正如这日子不会因为缺了谁便过不下去,南方也不会因为没了卢氏一族便会大乱的,再说了,卢氏一族也不过是换个地方继续扎根繁衍罢了,又不是没了。”

    惠太妃双手扣着床面,“若是卢氏不愿呢?”

    “那便麻烦了。”长生叹了口气,“本宫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不爱听不好听的话,也不爱有人不听话。”说完,便又不解道:“只是卢氏为何不愿?当日卢氏入京来不就是想要在京城扎根吗?先帝在的时候之所以没给这个恩典是担心恩宠太过了会给卢氏给娘娘招来祸端,可如今这个顾虑应该不存在了,卢氏为何还不愿?”

    惠太妃笑了,没有任何的笑意,也没有再说话,她如此说话便是不打算跟她开门见山了,即便她说的再多又如何?

    “不过这的确是一件大事。”长生继续道,“卢氏是该要时间好好商量商量的,这样吧,本宫待会儿下令明日让卢家主入宫来,你们好好商量商量。”

    惠太妃看着她,依旧没有说话。

    “看来太妃娘娘是累了,那本宫也不打扰了。”说完,便起身,“娘娘好好养病,二皇子跟大公主那边不必担心,有的是宫人照看,皇帝也挺喜欢这些个弟弟妹妹的,都会好好的。”笑了笑,“那本宫先回去了,娘娘好生休息。”

    惠太妃还是没说话。

    长生笑着转身离开。

    “秦长生”惠太妃咬着牙,白着脸,一字一字地道:“你便不要过而不及?!”

    “娘娘或许用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俗语可能比较合适。”长生转过身来,微笑道:“不过可惜,本宫不怕烫!”

    惠太妃猛然吐出了一口气,像是将所有精气神都给吐出来了一般,整个人无力地趴在了床榻上,浑身颤抖。

    长生笑笑,转身离开。

    长生大长公主到惠太妃宫中的真正目的没几个人知道,传出去的也不过是长生大长公主惺惺作态,带着二皇子去探病罢了,而比起这件事,西州的战况,还有第二日早朝上,长生大长公主提出的一个建议更有吸引力!

    长生大长公主提出让宁王入宫给皇帝当伴读。

    不说两人父辈的那些恩恩怨怨,但是年纪相差甚多便不合适!就算要挑选伴读,怎么也轮不到宁王,可大长公主便如同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极为的强势与跋扈让人无法理解一样,还是坚持下了诏令,坚持让宁王来当了这个伴读,不过这次还好,没有完全独断专行,给了内阁挑选另外几名伴读的权力。

    倒也算是将这件事圆了过去了!

    宁王觉得接到诏令的时候整个都懵了,他甚至想到这道诏令或许便是要追究当日皇帝中毒一事,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

    让他去给皇帝当伴读?!

    她明明已经知道他当初做了什么事情!

    即便要整治她,也无需冒这样的风险,她长生大长公主现在还有什么事情办不到?还是想要借刀杀人?

    可能吗?

    “曾外祖父,我不能去!”

    方阁老摸着已经全白了的胡须,苍老却精神的面容严肃凝重,“诏令已下,你不去也得去。”

    “可是”宁王的话却怎么也说不下去,他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也知道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而这个,或许便是他要付出的代价,的确,即便他不愿意也得去!“曾外祖父,为何?她就不怕我”

    “到底是先帝亲自教养出来的。”方阁老叹了口气。

    宁王一愣。

    “王爷无需去想她为何让你去,只需要尽了本分便可。”方阁老继续道,“再者,皇帝与你,也是手足兄弟。”

    这便是她的目的吧?

    让皇帝多几个手足兄弟!

    宁王没有选择,“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皇族贵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皇族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