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00章 后记,承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叶微舒 书名:婚途陌路
    傍晚,总统府。

    行政楼的门开开,韩希茗从里面出来,面上没有一丝表情。

    陈子昂上前来,提醒他,“总统,换衣服吧!”

    “嗯。”韩希茗微一颔首,脱下身上的制服,换上的轻便的西服。问了一声,“什么时间了?”

    陈子昂看看腕表,“这个时间,赶过去差不多了。”

    韩希茗点点头,换好衣服,一声不响往前走。

    陈子昂跟在他后面,不免唏嘘——

    一年前,杭泽鎬宣布下野,韩希茗正式继任总统一职。从此之后,韩希茗所有的生活,都被工作占据……他没有私生活,没有个人时间。以前他就是不苟言笑,这一年来,这种情况更加严重了。

    在陈子昂看来,他连情绪都没了。

    今晚,长夏有场宴会——d·s集团董事长韩承毅和夫人乐雪薇结婚三十周年纪念日。

    韩希茗甚少出席这样的场合,但是……父母是主角,他身为韩家二公子,又怎么能缺席?

    车子沿着总统专用车道,一路畅通无阻,到达长夏。未免引起不必要的骚乱,韩希茗是从侧门进去的。

    距离侧门最近的,是韩希朗和宁黛住的小楼。

    韩希茗双脚踩在地面上,眸光扫向小楼。只有这一刻,在没人看到的地方,他才会露出这样忧伤的一面——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在里面。星星,他的儿子。

    然而,这一年来,他没有去看过星星。

    他害怕,害怕自己会没有出息!

    他已经成了这个帝国万人敬仰的人,然而……鲜少有人知道,他的孤单和落寞。

    不知不觉的,韩希茗往小楼走的近了。因为天气的关系,大门没有关,敞开着通风,韩希茗依稀能听见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不时夹杂着一两声婴孩的稚嫩嗓音。

    一脚踏在玄关口,韩希茗却又顿住了。

    他……还是没有勇气。

    突然,视线里出现个熟悉的身影。

    里面客厅,邹冉拿着奶瓶经过,嘴里问着,“宁黛,这个水果汁,就这么直接喂吗?”

    没有看见宁黛的身影,只听到她回到,“用手腕内侧皮肤试试,如果不凉、不烫才可以……星星不喜欢橙汁,那个猕猴桃的给他啊!”

    “哎,好……”

    邹冉一转身,看到了站在玄关口的韩希茗。

    “……”邹冉顿住,面上带着几分羞涩,“你……来了。”

    韩希茗蹙眉,隐隐透着几分不悦。

    这个邹冉,他其实对她原本没有什么感觉。对他来说,不过是个毫不相干的人罢了!但是,这一年,邹冉明里暗里的这种暗示,他多少感觉到了……邹冉对他有期待。

    想到这里,韩希茗跨步走进了玄关。

    他把手伸到她面前,“给我。”

    “……”邹冉犹豫,“你会吗?小孩子很娇嫩,还是我来吧!”

    “邹冉。”

    韩希茗打断她,眸光甚是犀利。

    “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这没有用。而且,还会让我对你反感和厌恶!”

    “我……”邹冉一慌,咬着下唇,“她不是不回来了吗?”

    “谁说的?”韩希茗浓眉紧蹙,下颌绷紧,“光是这句话,就足够我对你生恨!”

    他这样疾言厉色,邹冉几乎要哭了,眼眶红红的,“我、我……”

    韩希茗往里走了两步,看到厚实的地摊上,趴着两个小家伙,他没仔细看,但也知道,里面有他的星星!

    “邹冉,我的孩子……除了我的家人,我根本不屑于让任何人照顾!我的妻子会回来,我的孩子,永远只有一位母亲!那就是他的生母!”

    说完,他郑重的看向邹冉,“明白了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邹冉还能反驳什么?她红着眼,点点头,“我知道了,以后不会打扰了!”

    一转身,宁黛正好过来。“怎么了?”

    邹冉哭着把奶瓶塞到宁黛手里,“我走了!”

    人哭着就跑没了影。

    宁黛看向希茗,心下明了,“老二,你……凶人了?”

    韩希茗蹙眉,“我只是不想让别的女人给星星假象,星星有妈妈!”

    “哎……”宁黛叹息,“大嫂知道,难为你了。其实,邹冉也就是来了一会儿,放心……星星的妈妈永远是小璃。”

    时间并不早了,管家过来提醒,“前院时间快到了。”

    这个时候,小楼里只剩下宁黛和两个孩子,还有……韩希茗。

    宁黛点点头,走过去,顺手将小儿子抱了起来,再看一眼希茗,“老二,你傻站着干什么?把星星抱起来啊!没听到时间到了吗?爸妈那边还等着呢。”

    “我?”

    韩希茗指指自己,紧张的直吞口水。要知道,星星出生到现在,他都没有抱过他。

    “不是你是谁啊?”宁黛白了他一眼,“我一个人抱不动两个。”

    韩希茗还是站着不动,脚上一团软肉爬上来。韩希茗下意识的低头去看,星星肉呼呼的,已经完全没了当初刚出生的样子……完全是个白胖的小子了。

    只那么一眼,韩希茗眼底就痛了起来。

    星星噘着嘴,咿咿呀呀叫着,“爸爸……”

    韩希茗一怔,他叫他爸爸!

    其实,星星还真不知道这个人是他的生父。在星星眼里,爸爸就是韩希朗,妈妈就是宁黛……但眼前这个人,不是和爸爸长得一样吗?那就是爸爸啊!

    “爸爸,抱抱。”

    韩希茗拧眉,看着这个小团子,明明那么小,却正儿八经的穿着订制的小西服。

    宁黛催促道,“还愣着?快抱起来啊!”

    韩希茗伸出手,终究缓缓弯下腰,将星星抱了起来。那么一团柔软的肉,竟然是他和小璃的骨肉啊!

    “爸爸。”星星趴在韩希茗肩头,咯咯笑着,“爸爸!”

    听着小家伙这么叫,韩希茗冷冻了一年多的心房,猝不及防的融化。眼泪一下汹涌而出,他搂住星星,几乎是不能自持,“星星,是爸爸!星星,对不起,是爸爸!”

    宁黛看着这父子俩,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星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看着‘爸爸’和妈妈都哭了,他一愣,也跟着哭了起来。“哇哇……”

    这可倒好,宁黛怀里的小团子也哭了起来。“哇哇……”

    韩希茗抱着星星,“星星,爸爸不好,爸爸对不起你。”

    他看向宁黛,“大嫂,谢谢你……星星巴掌大那么一点,你把他养的这么好。”

    “说什么呢!”宁黛挂着眼泪笑着,“一家人,星星也是我的孩子……不用说什么谢谢。知道你苦,也知道你忙……在小璃回来之前,星星就由我来养。但是,你得经常来看他,知道了吗?”

    韩希茗哽咽着点头,“嗯,我知道了。”

    “好了,走吧!”宁黛吸吸鼻子,“今天是爸妈的好日子。”

    “嗯。”

    韩希茗小心翼翼抱着星星,眼睛里有了一丝温情,这是他的儿子,他和小璃的儿子!

    ……

    前院灯火辉煌。

    热闹的盛世纪念日,见证了一场神话般的爱情奇迹。

    乐雪薇一袭轻便的杏色礼服,头发微卷、盘了起来,温婉的别在脑后。韩承毅站在她身边,一直静悄悄的,像是个陪衬。像这样的场合,女人通常都是最该受瞩目的。

    “呜呼!”

    一旁,韩希霆兴奋的叫着,双手一拍,“来啊!韩总,可以亲吻你的女人了!”

    “亲一个、亲一个!”

    因为韩希霆这么一闹,底下也都跟着起哄。

    韩承毅瞪一眼小儿子,心里真是有股怨气。他们韩家,是怎么回事?他总是生儿子就算了,两个儿子,也生的都是儿子!这个家,是在阳盛阴衰。想到以后韩希霆生出来一筐和他一样调皮的,他就头疼。

    “承毅。”

    乐雪薇多了解丈夫啊?她轻轻握住他的手,“好了,孩子自己会看着长大的……我们希霆,也是个好孩子。”

    “是。”韩承毅立即露出了笑脸,听从了韩希霆的话语,抬起手来,捧着妻子的脸,低头吻了下去。

    “哇哦!”

    韩希霆鬼叫一声,两边彩带一拉,天空立即下起了花瓣雨。

    “韩希霆!”韩承毅恼火,这都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哈哈……”韩希霆大笑,“惊喜吧?还没完呢!”

    韩希霆一转身,对着底下打了个响指。立时,后院的方向烟花绽放……竟然是一朵朵蔷薇花的形状!中间围绕着数字……30!

    “哇!”

    此起彼伏的赞叹声中,韩希朗、杭宁黛,韩希茗、韩希霆,梁隽邦、早早,这几个孩子,齐齐从底下上来,站在了韩承毅和乐雪薇面前。

    韩希朗是老大,他走上前一步,微微躬身,“爸、妈,下一个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孩子们都陪在你们身边,你们相爱一生,看到我们出生、长大,还会看到我们儿孙满堂。”

    他手一抬,指着其他几人。

    孩子们齐齐说到,“爸妈,健康长寿、永远恩爱。”

    韩承毅听了,抽抽嘴角,一副不屑的样子——真是肉麻死了!

    可是,乐雪薇已经红了眼眶,眼泪掉下来,“好、好,乖啊!都乖。”

    她抬眼看向丈夫,韩承毅受到妻子警告的视线,立即改口,生硬的说到,“乖,都乖!”

    看着父亲这别扭的样子,孩子们都忍不住大笑。

    长夏里,一片欢声笑语。

    ……

    夜半,韩承毅和乐雪薇才收拾了睡下。

    今夜,乐雪薇失眠了。

    “承毅。”

    “嗯?”韩承毅翻过身来,胳膊搭在妻子腰间,“怎么了?睡不着?”

    “嗯。”乐雪薇点点头,“脑子里闪过很多画面,想起了很多过去的事情。”

    “过去?”韩承毅轻叹,“是啊,过去很多年了……我遇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孩子。”

    “哎……”乐雪薇叹息,“那时候觉得你是个自恋的流氓,没想到就过了这么多年,还有了希朗他们……现在希朗、早早,都圆满了,唯一放不下心的,就是希茗。”

    她顿了顿,满是担忧。

    “希茗这孩子,从小就死心眼……万一,小璃永远都不回来……”

    “那就让他一个人过吧!”

    韩承毅接到,“当年我以为你不在人世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这孩子……虽然不爱说话,但是没有干过糊涂事,对他是可以放心的。”

    “……”乐雪薇点点头,“我知道,但是我的儿子,我心疼。”

    韩承毅轻轻抱住妻子,“那也没有办法,每个人的路要自己去走,没有人能替代。”

    月光如花,清浅错落。

    乐雪薇靠在丈夫怀里,韩承毅轻抚着她的发丝,“还是睡不着吗?”

    “嗯。”

    韩承毅说,“我给你数数吧?以前不是很管用吗?”

    “现在不用了。”乐雪薇仰起头看着丈夫,指指他左胸口处,“现在,我只要贴在这里,听着你的心跳声……就能睡的很好了。”

    闻言,韩承毅把妻子往怀里紧了紧,“是吗?那就贴近点……清楚吗?”

    乐雪薇趴在丈夫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声,噗通、噗通……竟然这样的安逸。

    眼皮慢慢合上,困意袭来。结婚三十年,丈夫的怀抱,才是她最想待的地方,长夏?不过是个幌子。

    ……

    清晨,韩承毅睁开眼,习惯性的抬手摸了摸身边的位子。还是温的,但是妻子已经不在了。

    “小雪。”

    韩承毅躺着没动,喊了一声。

    “哎。”浴室里,传来乐雪薇的应答声。

    “叫起。”

    过了会儿,乐雪薇从浴室里出来了。挽着袖子,摇着头走到他身边,弯下腰吻在他薄唇上,“韩总,起床了。”

    “不够,还没醒。”韩承毅蹙眉,不满的歪着脑袋。

    “真是……”乐雪薇没办法,只能再吻了一次。

    韩承毅怕人再跑了,掌心扣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毕,韩承毅拉着乐雪薇并排坐在床沿上。窗帘已经拉开,阳光肆意洒进来。

    “小雪……”

    “嗯。”

    “天气真好,今天我不去公司了,陪你。”

    “好啊。”乐雪薇扣住他的手,“这会儿还早,我们说说话。”

    韩承毅眯起眼,“你说,当初你在机场那么多人里,怎么就一眼看中了我?”

    “嘻嘻。”乐雪薇仰起脸来,微微笑着的模样,一如三十年前,“因为你帅……韩总不知道吗?你这副臭皮囊,真的挺迷人的。”

    韩承毅扯扯嘴角,“荣幸之至。”

    他侧过脑袋,吻在她额上。“小雪,我陪你走过了一个三十年,不知道……”

    “哎!”

    乐雪薇捂住他的嘴,摇摇头,“还会有下一个三十年,至于下下个三十年……承毅,你记住,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们,手牵手……我们才是彼此最重要的人,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

    “嗯。”

    韩承毅心上潮湿而柔软,扬起轻松的语调,“三年a班……”

    “我是乐雪薇。”

    犹记得那一年,他们在千万人中海中相遇,那却不是他们的初识……而是一场命运安排的久别重逢。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命运总是在捉弄人。

    事实上,老天爷精明着呢!

    命里的另一半,该是你的、就是你的,逃也逃不掉。

    乐雪薇突然起了玩心,勾住韩承毅的脖子,扬唇,“先生,帮忙接个吻。”

    韩承毅勾唇,“求之不得。”

    你是我命里的坎,注定这辈子过不去……我一路披荆斩棘、跋山涉水而来,苦苦相求,求……而,终得。

    尾声:

    休息日。

    韩希茗难得没有安排工作,想要回长夏陪陪父母,也去看看儿子。他自己开的车,后座上还摆着他给儿子星星买的礼物。ow9o

    因为不是工作日,所以他没有开专用车道,而是挤在车流里。

    明明显示的是可以通行,但是……

    前面突然冲出来个人影,直直就往地上一倒!

    韩希茗一怔,急速刹车!‘吱嘎’一声响,车子停下,刚好抵着那个人影。

    韩希茗急忙推开车门下去,那个人影已经被团团围住。他拨开人群,走过去。

    “哎呀!”一个俏丽的女声,正喊着,“撞人了啊!呐呐呐,开这么好的车……不是开好车就能撞人吧?”

    韩希茗顿住,莫名的心跳加快。人群在他面前散开,他终于见到了这个‘碰瓷’的丫头……只一眼,抵万年之久!

    “你……”韩希茗发现,自己的嗓子眼似乎被黏住了。

    女孩看见他,更张狂了,“呀呀呀,你是司机吗?你撞了我,你知道不?赔钱!”

    “你……”韩希茗三两步上前,一把扼住她的胳膊。“你说什么?”

    “……”女孩怔住,皱起五官,“你干嘛啊?这么凶!撞人还这么厉害?”

    韩希茗错愕,“你不认识我?”

    “你谁啊?”女孩扬眉,“明星吗?刚出道的啊?不认识啊!”

    韩希茗眼眶湿了,“我……”

    人群里有认出韩希茗的,捂着嘴巴惊叫,“是总统啊!”

    “啊!是真的啊!”

    人群里顿时议论纷纷,女孩也听到了。立即心虚起来,尴尬的摸摸脖子,“呵呵,总统啊?误会、这其实是个误会……”

    她眼珠子转了转,一咕噜从地上起来,迅速窜入混乱的人群跑远了!

    “别跑!”

    韩希茗拔腿就追,但人流太混乱。他一勾唇,笑道,“给我追上那个女孩!谁追上了,重重有赏!”

    “是!”

    于是,帝都的街头,上演了一场追逐大战。

    最前面的女孩拎着裙摆,哇哇大叫,“啊啊啊啊……救命啊!碰瓷而已,要不要追杀啊!救命啊!要不要这么倒霉,碰瓷碰上个这么大的腕儿啊!救命啊!”

    韩希茗奔跑一路向前,生命不止,爱你不停……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婚途陌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婚途陌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