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章 设定七十七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书名:角色扮演
    设定七十七:天道不仁(十一)

    单子魏畏缩在白衣剑修的影子中, 虽然段修远眼睛蒙着黑带, 单子魏依然感觉对方的“视线”牢牢扎中了自己。

    ……不会吧……?

    单子魏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他才发现手腕上的红线不知何时收紧了些, 一如当初接触到建种燃起的白烟。

    ——他这是被“天人感应”了?

    单子魏终于认出段修远手中的那根枯枝:这不就是他用了“吉”玉后捅了段修远的建木芯吗?他记得建木芯似乎有个效果是触发天人感应, 因为建木芯的样子有了一些变化, 导致他第一眼都没认出来。

    眼前的枯枝被削去了细小的分叉, 它蒙着一层包浆, 通体刻着微如蚊蚋的云篆。单子魏本能地丢了个侦查过去, 返回的信息让他眼睛都绿了。

    【建木剑胚

    属性:黑桃j

    类型:单手装备

    效果:1、非战斗状态下加速伤口愈合,消除100%心灵污染。

    2、每单位时间内,0.01%几率强化天人感应。

    3、mp损耗减半。

    说明:段修远为炼制本命剑而准备的剑胚, 由建木芯制成, 不甚坚韧。】

    如果它的主人不是段修远,如果不是根本抢不到,某位天道大大都想犯罪了。建木芯升级成建木剑胚, 看起来只是加了个简单的“mp损耗减半”,却让这件装备直接成为神装。mp损耗减半是什么概念?在生命值魔法值体力值三合一成mp的“角色扮演”中, 该效果根本是生生拉高了一倍的生存率!

    “终于……”

    段修远的低吟打断了单子魏的垂涎,他的声音冷硬得如同冰石相击, “捉着了。”

    单子魏心中一悸, 小伙伴的威势节节攀升,如同一座即将爆发的冰盖火山,而他好死不死正处于对方喷发的那个点!

    ——他他他知道二次面基被放鸽子的小伙伴肯定对他很有情绪,可他有什么办法, 他也很绝望啊!

    两人之间的红线仿佛也被这一触即发的气氛影响,“受惊”地中断感应——0.01%!的(missing)天人感应概率实在太低,即使触发了一次也是转瞬即逝。这简直是一个引发爆炸的火星子,段修远神色一变猛然出手,单子魏反射性地后挪一步——他真的以为小伙伴要怼他!

    下一刻,白衣的剑修单膝跪在了天道面前。

    “原来……我还能触及大道……”

    段修远薄淡的唇微微泄出一声隐含痛苦的喟叹,高涨至极致的气势随着这一跪,化为一种近乎卑微的诉求。单子魏想错了一点,段修远确实很有情绪,却不是他想象的那种愤怒。

    “从今以后,我绝不再沉沦外物,定不再犯错。”段修远低声道:“唯有修道……才能得道。”

    ——那人在祈求原谅,如此低下,如此卑微。

    单子魏突然意识到,他还未完全带入自己的身份。在这里,他是天道,是至高无上、永恒一切的意志和法则。在天道面前,凡人是渺小的;在他面前,段修远是卑微的。所以,段修远是绝对不会怨他的,他会怪的只会是自己。单子魏甚至不难想象,在第二次使用建种却没有感应到他的时候,段修远该会有多绝望和自责,以至于抛弃一切秉性和情感,变成这般冷情冷感的模样。

    “呃,其实我也有责任……”这样的段修远让单子魏不忍,即使对方听不见,他也忍不住安抚道:“别这么苛责自己。”

    天道的声音消融在天地间,段修远仿佛听到了那句不可闻的安抚,他慢慢地、慢慢地俯下身,指尖颤抖地触碰单子魏之前的位置。从单子魏的角度去看,几乎要产生对方在亲吻他脚尖的错觉。

    “朝闻道,夕死可矣。”

    如被遗弃的信徒终于迎回了神的垂青,虔诚地感激涕零。单子魏火烧火燎地蹦起来,心底溢出一丝说不出的古怪,他感觉不对,却说不出哪里出现了问题。

    ——说出“朝闻道,夕死可矣”的白衣剑修,早已不是单子魏意识中为生存而修道的段修远了。

    “段——修远!”

    与巨蛇战斗的青年终于回过神来,意识到救了他的人是段修远,他的表情一瞬间有些扭曲。在段修远触及红石之时,青年似乎误解了什么,神情更不好看了。

    “段修远,别碰蝡胆,那是我的!”

    青年的大喊大叫没有引起段修远的注意,倒是吸引了某只天道的注视。单子魏不爽地看过去:卧槽这谁啊,别以为他没发现,刚刚明明是段修远救了他吧!这是面对救命恩人的态度?

    侦查很快返回了信息。

    【庞元青

    属性:梅花5

    类型:骑士

    mp:187/2500

    sp:黑桃(20%),红心(20%),梅花(30%),方块(20%)

    立场:中立

    说明:万剑宗开阳长老之子,备受宠爱,金丹中期。】

    这就是所谓的修二代?难怪如此霸道。单子魏的视线下移,瞥向脚底的红石,这是对方口中的蝡胆?看样子是个好东西。

    【蝡胆

    属性:红心8

    类型:消耗道具

    效果:10%的概率提升金丹品质

    说明:蝡蛇的蛇胆,制作补天丹的主材料。】

    果然是个好东西!单子魏乐呵呵地拿出一根因果线,好东西当然都是小伙伴的。正好他错过了小伙伴的结丹,导致段修远的金丹品质没有保证,如果不足天纹,就用蝡胆补回来!

    在单子魏绑上因果线之前,段修远已经在红石上画下符文,将之收在手里——这里残留过他的道的痕迹,必须是、也只能是他的。

    被无视的庞元青刚要发作,眼角却瞥见了自远方而来的两道光,脸上浮现一缕极其恶意的笑容。

    “小心!”

    一抹剑光悄无声息地袭向段修远的背心,单子魏在段修远对面看得真切,他下意识地警示,却发现小伙伴根本不用他操心。偷袭的庞元青连段修远的三米都未进到,就被白衣剑修反手一斩,如同一只断翅的风筝跌落至地。

    “啊——”

    庞元青惨叫地摔在地上,身上爆出数道血花,看着凄惨,其实都是皮外伤——段修远并未下重手,仅仅只是警告。庞元青满脸是血地抬头,狰狞得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他对上方的段修远露出一个森森的笑,而后突然换了一副神情,拔高了语调。

    “救命——”

    “住手!”

    一声喝令从空中传来,两道光落在地上化为一男一女,皆身着万剑宗长老之服,双目如电般扫过现场。

    赶在段修远开口之前,庞元青抢道:“请长老们为我做主!弟子在竹海修炼,侥幸遭遇一条稀有蝡蛇。弟子好不容易将之斩杀,段修远却在此时突然偷袭弟子!为了夺宝对我痛下杀手!”

    妈个蛋!单子魏气得发尖儿都在颤抖,他第一次见到这么极品的人。不感激段修远的救命之恩也就罢了,还恩将仇报,颠倒是非!

    闻言,两名长老都皱起了眉。那名男长老快步走到庞元青身边,给他喂了一药丹,

    “段修远,同门相残可是大忌!你可知罪!”男长老一开口就给段修远定了罪,单子魏愤怒地瞪过去——你个傻逼怎么当上长老的?单凭庞元青一张嘴你就这么信了?

    侦查出来的信息让单子魏郁闷得要吐血,人家不是傻,而是真精——那货居然是开阳长老,也就是庞元青的爹,说明还非常贴心地点出他十分宠爱他那个极品儿子!

    面对开阳长老的诘问,段修远的态度依旧极冷,“我无罪。”

    庞元青强势打断段修远后面的话语,他凄惨地展露流血的伤口,“长老们可以检查弟子身上的伤,看是否段修远所为。”

    单子魏内心千言万语化为一个字:艹!

    检查结果自然是庞元青身上有段修远的剑气,连一直没说话的瑶光长老也暗自摇头。单子魏从来没有像此刻想要现身在他人面前,为他无辜的小伙伴作证。

    段修远子然一身地站在所有人对面,他没有辩驳庞元青身上的剑气,只说了一句:“蝡蛇是我杀的,见七寸。”

    庞元青刚刚说他斩杀了蝡蛇,然而蝡蛇尸首的七寸却实实在在残留着段修远的剑气。这摆明某个极品说了谎,单子魏为小伙伴的机智怒点赞,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瑶光长老已经面露怀疑了。

    庞元青的表情僵了一瞬,连忙补充道:“那畜生装死想要偷袭他,他才补上最后一击的!”

    “原来如此。”开阳长老接得不留余地,他不容置喙地喝令道:“段修远,看在天璇的份上,把蝡胆交出来,自己去刑山领罚罢。”

    干!单子魏这一会儿爆出的粗口比他过去一年加起来还要多,他怒火中烧地使用因果线绑起段修远和蝡胆:你以为就你会护短吗!段修远的后台可是老子这个天道!无论你们怎么作,这玩意最终只会是我小伙伴的!

    因果线无形地成为段修远和蝡胆之间的联系,然而段修远却不知情。听到开阳长老索要蝡胆,白衣剑修仿佛被触碰了逆鳞,全身的气势都凌烈起来。

    “不。”他冷道。

    开阳长老顷刻沉了脸,“不知好歹。”

    他像是终于寻了个缘由对段修远出手,话音未落,人就追着声音来到段修远身边,动手。

    咻——

    战斗的开始和结束得都非常突兀,金丹初期对上化神初期根本毫无悬念,单子魏还没反应过来,段修远就被开阳长老制住。只见开阳长老钳着段修远肩膀的手一使劲,段修远的脸便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开阳!”瑶光长老终于待不住了。

    开阳长老稍稍松了一点手,“哼,此子目无尊长,我只是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

    他伸手去夺段修远手中的蝡胆,却没料到那人碎了肩骨还能抓得那么紧,化神期的他一时间竟不能拿出来。

    正当开阳长老打算折了段修远的五指时,他的手上一空,却是瑶光长老带走了段修远。

    瑶光长老扶着段修远,她隐含不悦地扫过开阳长老和庞元青。

    “此事有待商议,他二人各执一词,不如上‘是非台’。”瑶光长老直直与开阳长老对视,她本是一个温婉的女子,此时却气势逼人。“由你、我、天璇作为见证,是非台上了是非,如何?”

    对于瑶光,开阳长老的忌惮有限,但再加上天璇,他就得斟酌了。开阳长老扫了一眼段修远眼上的黑带和腰间的枯枝,转念一想有了十分的把握,便应下了:“好。”

    见开阳长老退让,瑶光长老也软了声势,“因他们二人都有伤,时间便安排在半年之后。”她向段修远索要蝡胆,“在这期间,蝡胆由我保管。”

    段修远不言不语地握着蝡胆,全身上下白得没有一丝颜色,唯有手中的蝡胆色泽鲜艳,仿佛凝聚了白衣剑修所有的生气。瑶光长老甚至觉得,她向段修远索要的不是蝡胆,而是对方的命。

    她不由地放轻了声音,“我仅是代为保管。你想要蝡胆,只需在半年后的是非台上赢了对手,它便是你的。”

    仿若被打动,又仿若力竭,蝡胆从段修远的手中滑落,被瑶光长老眼疾手快地接住,置于乾坤袋中。瑶光长老和开阳长老先后在乾坤袋上设下禁制,只有他们都同意,这装有蝡胆的乾坤袋才能再次被开启。收起乾坤袋后,瑶光长老看出段修远的情况不妙,连忙抓着段修远向天璇峰飞去。

    瑶光长老和段修远走远后,留在原地的庞元青马上变了一副模样,对开阳长老委屈地唤道:“爹爹……”

    开阳长老爱怜地拍了拍庞元青的肩,“你做得很好。蝡蛇万年难得一见,其胆制成的补天丹可助你的地纹金丹更上一层。”

    这对狗男男!一旁的单子魏牙齿都要咬碎了。段修远虽然走了,他却留了下来,为了看看这对奇葩父子还有什么后招。

    “可是段修远!”庞元青恨恨地道,“爹你怎么不废了他!还答应让我和他上是非台!”

    开阳长老自然不会说出他对天璇长老的顾忌,半只脚踏入大乘期的段渊现下正为突破闭死关,他能罚却不能废掉段修远,否则万一段渊突破至大乘期,他难以承受对方出关后的怒火。

    因此开阳长老只是道:“你定会赢他。”

    “我当然会赢他,段修远算是什么东西!”庞元青充满戾气,“只不过是运气好结成了天纹金丹……”

    “天纹金丹又如何?有天眼这个残缺,他注定只能苟延残喘。”开阳长老冷哼一声,“况且他修的还是合天剑道,在元婴之前都无法将剑胚炼制成本命剑。”

    开阳长老按住庞元青的额头,将一锻剑口诀打入庞元青神识。

    “你的本命剑剑胚我已经准备好了,回去便开始炼制罢,蝡胆我们势在必得。”

    庞元青的眼睛越来越亮,“是,爹爹。”

    开阳长老满意地收手,却见地上落了一件事物——那是他的袖摆。

    “……我倒是小觑了他。”开阳长老盯着其上冷然的剑意,虽然他没出剑,但在那短短的交锋中,区区一个金丹小儿竟然能斩下他的衣角。

    不过那又怎样,没有本命剑的段修远,根本不会是我儿的对手。开阳长老露出一丝冷笑。段修远即使服用再多的天材地宝,半年的时间也不足以他成就元婴,炼制本命剑。

    “半年后的是非台,一个没有剑的剑修,呵——”

    单子魏咬牙切齿地目送那对奇葩离去,然后赶紧传送到小伙伴身边。

    段修远毫无血色地躺在床上,近乎一座精致冰雕。室外,瑶光长老正把事情与段音尘一说,段音尘一脸愁容:“祖父正在闭死关,也不知何时能出……”

    “开阳确实有些不知轻重了,竟然碎了他的骨。”瑶光长老叹道:“先让他好生休息罢,这伤恐怕得养上一阵子。”

    闻言,单子魏气得更厉害了。他趴在段修远的床头,心疼地瞅着小伙伴雪白的脸。

    ……咦?

    近距离下,单子魏看见段修远的唇极轻地颤动,他的眼睛蒙着黑带,单子魏竟不能判断他是睡着的还是醒的。

    段修远的薄唇泄出声音,然而因为太过虚弱,几乎听不见。单子魏开始以为是呻.吟,因为段修远的神情实在是太痛苦了,当他下意识地屏住呼吸,才发现那是断断续续的话语。

    我的……

    那是我的……

    白衣剑修的手握得极紧,神色间一片痛苦的挣扎。

    明明……是我的……

    单子魏心痛得直哆嗦,“你的,你的,都是你的!”

    他的心酸涩得厉害。其实他已经在段修远和蝡胆之间绑了因果线,无论过程多曲折,蝡胆最终总归会到段修远手里的。

    但他现在就想将蝡胆摆在小伙伴面前。

    单子魏扫了一眼玩具盒,有些丧气,目前他手中只有制造联系的因果线,虽然数量众多有五条。

    ……等等,五条?

    单子魏又数了数玩具盒中的因果线:一、二、三、四、五——真的是五条!

    刚刚获得两条用了一条,之前在建木树顶上获得两条也用了一条,他确认自己拾取到手的就两条,那么……单子魏盯着小盖亚:“这三条因果线是怎么来的?”

    银发的玩偶睁着无辜的眼,吐了个文字泡:[玩家掉落]

    “这是那个朋克少女掉的?”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单子魏内心五味杂陈:原来因果线这些特殊道具是会随着玩家死亡直接掉落的啊,这根本又增加了玩家们互怼的理由!

    不管怎么说,手中因果线多总比少好。就好比,他现在可以用三根因果线做出一根机缘线。

    单子魏握着结绳形的机缘线,注视着床上的段修远。

    在这里他什么都不能做,他连前往开阳峰找到那对奇葩父子的能力都没有。他只能在其他的时间地点发力,比如说半年后的是非台。

    “我保证……”

    那位至高无上、永恒一切的意志轻声许诺,仿佛声音再大一点就会惊扰到床上痛苦不堪的凡人。

    “你想要的,都会是你的。”

    作者有话要说:  定个小目标:为了早日拿到角色的个人志,烂作者势要周更【握拳】

    基友语:每日虐段修远任务完成1/1

    *****地雷分割线********

    感谢川夏的深水□□【真的是风雨无阻每章都投的大佬qwq】

    感谢小花、云沐、红蚰子、?д?、羽、叶言、明月灵羽、兔子喵、凈至深默、~夏末~、:水长呤的火箭炮~

    感谢24766565、犽译、雾端、暮漾今天也发神谷病了、黑白人格、墨水(2)、21939666、木兮、麻鬼耳章、邹忌姓邹、转落、明月灵羽、白墓州、狐泥棒、月殇泠、缨坠、江月白、一澤水、m□□is、中间人(2)、重三绿化带、栅栏格子、花阳、箬銮在你的菊花里的□□~

    感谢21167216、21860300、22976165、23688502、24896097、25137735、25146863、25400800、(*/ω\*)王、1q、24775422(2)、25278078(4)、bmw、bobo波橘林、c、caoloo、est、grin、gui0_癫、lovelesshang、l君、mao党、orz、serenity、starry、starry(2)、sylvalan、sylvalan(2)、s君、xbclj□□h、you棂(2)、一朵摇曳的小花、一条咸鱼、一根竹竿才会弯、二月花开开彼岸、七圆、人格分裂、八个瓜与猹、三尺青锋、三思、工木澤良、大爱扇子(2)、与尘light、千年份的狐狸、宀匕、已卒、子喵爱鱼(2)、天蝎的伯曼、无归、无名(3)、无皑诗意、云有第三郎、木兮、木聿草、木君、五茶依、不知云、水神、今折、公子、月下丽人、风雨兴焉、风铃、方糖子、心、巴拉拉、左右、东川泽(2)、业小君、叶泠泠、史鱼、生查子、白羊楼、冬之日、半月夜(2)、半夏(2)、老王你家文州跑到我床、老船长、芒果嗝、过年、西瓜很甜、西原静、西原静(2)、在下书生、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啦(2)、年少不基、伊是渐、会守的蠢比(4)、妄言之、安红豆、戏中、戏(3)、羽衣弧、红蚰子(2)、坂田四喜(3)、更声漏雨(2)、岚音(2)、我把作者的脑洞吃掉了、我颓、没有网络、没有看到更新的我感觉、沈千烟、沉沼漾鸣、君扬、灵阳、阿妆、阿阿汐、纯天然然、青黛子、择倦(2)、范兮兮、茄子君上、雨过天晴(3)、果冻拌果酱、明月灵羽(7)、怢铭、空色、空腹猔、陌路菊花开、姓某名兔子(2)、拾遗、茶小几(2)、茶茶木、南丁红叶(2)、临渊、哒哒哒、思无邪、骨墨、幽刀断水、弯仔、迷途不返(2)、浊、洛家阿影(2)、洛斯可大人很中二、屋刻梨花白、结冻水(2)、秦菜、莫非、莫家夜雪、桃记罐头(2)、桃花映孤酒、核桃补脑(2)、夏夜歌、原来伶仃、顾洛安、乘风归去、殷、鸱、凌晨一点吃元宵、高音癌、唐多令、凉木、酒无味、酒时玖、海树、流莹、宴齐君和小长生(4)、萝琳琳、梦缘、戚唧唧、梨子sama、涯钺、祸九九九九、维斯、斯文文、朝歌晚酒(3)、椰子皮、雅唬雅嘿(2)、遗落の寂月、疏璃青、想你、雾生、暖茵子、路人丙、颓家的小可爱、颓家的木木然、简亦繁、雒嫣、蜜桔、醉溺深海、滕王阁、橘子re°(2)、橘子粥(2)、螺丝的包子脸、翻身压到niao(2)、耀家痴汉、业小君的地雷~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角色扮演》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角色扮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