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意外!意外

    传音未落,剑侠客已纵剑而出,一声大喝:“横——扫——千——军!”声起处,精灵巨剑已至。

    “啊!”肖炎一声惊骇,笑声戛然而止,忙将乌金鬼头镰回护胸前。

    砰——剑侠客全力砍来,第一击肖炎身体一阵激颤,身后精灵同步颤退四五步!

    砰——第二击,肖炎与身后精灵再度颤退七八步!

    砰——第三击,这一击一声惨叫,肖炎被一剑斜劈至深而亡,身后精灵应时碎灭。

    与此同时,蒋姓修士和况亮一声大骇:“肖兄!”

    声未落,急招已出,便在剑侠客攻击未落之际——

    “夺命咒!”

    “连环击!”

    蒋姓修士猛将震天锤劈空一砸,同步精灵巨锤之上一道黑光激射而出,瞬化三道针鞭也似锥光,电芒也似地扎向了剑侠客后背。

    “呃——”一声惨叫,剑侠客身体蓦然反挺,拉开的弓也似地猛然一滞;尚未来得及转身回护,况亮已与同步精灵共化一道鹰样血红巨芒,一啸冲空,俯冲而下,应时寒光迸射,狼牙刀连环砍来,每一刀都砍在剑侠客腰间,一连三击——虽每一击皆不如上一击力道,但每一击,剑侠客都是一声凄厉惨叫,三击过后,身后精灵碎灭,哇地喷出一柱鲜血,踉踉跄跄向前几步,黄金剑猛地地上一插,勉勉强强定在了肖炎的尸体之前。身后蒋姓修士和况亮的精灵也先后消逝。

    况亮体力、法力大耗,提着狼牙刀大喘着粗气。

    蒋姓修士一面徐徐走来,一面不无可惜地话道:“小子身上装备果然了得,受我二人如此重击,竟仍未死!只可惜肖兄是看到不到了!”说着,双锤紧握,眼中杀气大盛!

    仇千意念传音急道:“主人!主人!快召唤仆下!”

    剑侠客喘息着,不住地喘息着,每喘一口气都有鲜血在唇角流出,滴入满天的白雪中,是那样的殷红,是那样的醒目,又是那样的缥缈。

    “小子,去死吧!”蒋姓修士突然双锤高举,一脸凶煞,就要向剑侠客脑门砸来。

    就在这时,蒋姓修士身后七八丈处突然烈风急起,粉色雪花急旋——雪涡中若隐若现一人,扬声大喝道:“满天花雨!”声急落,雪急舞,灵光急射而出。

    “什么?”蒋姓修士大骇,忙收锤回防,那灵光却先一步化了一柱粉色花瓣贯体而来;蒋姓修士登时受创,一声闷叫,喷出好大一口鲜血。

    与此同时,剑侠客和况亮几乎异口同声地大喝道:

    “仇千!”

    “臭丫头!”

    声落处——

    剑侠客额头忽现图腾一闪,仇千与一道蓝光激出,现身刹那左手重重一掏,在在掏中了蒋姓修士面门;蒋姓修士应时一声凄厉惨叫,满脸血肉模糊,倒地身亡。

    况亮飞身一纵,狼牙刀直取玲珑芝,玲珑芝忙双圈回防,砰的一声,却被震飞一丈多远,重重地砸在地上,哇地一口鲜血,晕死过去。

    “玲珑仙子!”剑侠客大吃一惊,拔出黄金剑,向着况亮急纵而来。

    仇千亦飞身夺命而出。

    况亮早已闻得蒋姓修士绝命之声,知大势已去,不敢再有妄想,转身看罢一眼,急急飞纵而逃。

    剑侠客急至玲珑芝面前,俯身在玲珑芝项上一摸,猛然转向仇千,双目圆睁厉声话道:“道友,不可留此祸害!”

    仇千好似愣了一下,蓦然应道:“诺!”声落,一步纵出,急追况亮而去。

    剑侠客将玲珑芝扶起盘坐,强输真气,以求救命。

    很快玲珑芝苏醒过来,气息微弱地笑道:“剑师兄,你没事真好!”

    剑侠客一脸难看话道:“仙子何必回来,险些误了自家性命!”

    玲珑芝咳了两声话道:“玲珑虽然怕死,但也不是忘恩负义之辈。剑师兄为了玲珑舍身冒险,玲珑当真岂能说走便走,便是死也要和剑师兄死在一起!”

    “唉!”剑侠客不免叹了一声话道:“多谢仙子厚义,此回若非仙子暗伏,剑某此命已休!”

    玲珑芝道:“剑师兄莫要挖苦小妹,小妹……只不过……只不过……”话未说完,又是数声连咳。

    剑侠客忙道:“仙子莫要说话,好好休息!”

    玲珑芝点了点头。

    剑侠客继续输着真气,希望能帮玲珑恢复一些骨脉。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仇千提着一颗已经被落雪裹覆人头飞纵而回道:“主人!”

    剑侠客和玲珑芝的身上已经覆上了一层厚厚的落雪——剑侠客仍在给玲珑芝输真气,玲珑芝再度陷入了昏迷状态。

    仇千晃了晃人头,覆雪摇落,显出的正是况亮的模样。

    剑侠客吃了一惊,有气无力地话道:“道友修为果然了得,若非道友行事不便,早该将道友唤来助阵。而今剑某略有内创,并不严重,但玲珑仙子为救剑某内创过重,断骨断脉,却该如何是好?”

    仇千道:“主人莫要担心,先让仆下看看另外二贼可还有疗伤灵药。”话罢猛然用力,碎了手中人头,转身向肖炎和蒋姓修士尸体走去。

    二人意念空间中各项事物已经崩落出来,散落在地,然却未有几样,银子亦少的可怜,总共不过七八万两。仇千一并收了,又随手收了二人身上尽数装备,又用法术祭出一把火来灭了二人迹象。随走到剑侠客面前话道:“想来此三贼皆为极欲挥霍之徒,除一身装备之外,竟无几件外物。主人身上虽有回血之药,但皆无法治疗内创,主人欲救玲珑仙子时需往客栈试试运气,或可遇到一些懂得雌黄之术的修士。只是主人当下身体……”说着,不免显出一脸焦虑。

    剑侠客勉强笑了笑道:“无妨,剑某虽有内创,并不严重,量十余妖修尚伤剑某不得,只是需劳道友指明方向,以免误了仙子性命!”

    仇千道:“主人既如此说时,便劳主人即刻起身,仆下现身已久,周遭妖修多少也要赶来了!”

    “唯有此了!”剑侠客说着额上图腾一闪,将仇千召回意念空间;随站将起来,先抖掉自己身上落雪,又掸掉玲珑芝身上落雪,将玲珑芝背将起来,话道:“道友何方?”

    仇千意念传音道:“主人依就着湖边行将即可!”

    剑侠客不免一声感慨话道:“道友切不可坑了剑某!”说着向前而去。

    仇千意念传音道:“主人安然!”

    雪,在倾天覆地地下着,剑侠客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大群妖修,但只是望着,望了又望,直到剑侠客消失在了视野的极处也没有谁向前追去。

    (明天,也就是周二,要学素描,不更!)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